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老年文学 浏览正文
母亲的藏红花
时间:2016年06月28日  浏览:次   打印

母亲逝世已经三十一年了,今年我也七十有五。人到暮年,往事都愈加清晰,母亲的音容没有随着岁月的逝去而模糊,而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她的言传身教,她的操守德行让我受益终生。临近解放,家道尚可。家里备有一

母亲逝世已经三十一年了,今年我也七十有五。人到暮年,往事都愈加清晰,母亲的音容没有随着岁月的逝去而模糊,而是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她的言传身教,她的操守德行让我受益终生。
临近解放,家道尚可。家里备有一些藏红花、羚羊角之类的药材。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中国的民情较纯,没有如今的假货、水货。在我的童年亲眼看到家备的藏红花徐徐红润泛着油亮。经水一泡满怀泛红。至于羚羊角能治何病,一无所知,只知道产自西藏的红花是妇科调血养血之良药,价值不菲。当时院里的住户妇女们有些人痛经、不调等不适之症,那时候的人们有病没有现在的医疗条件动辄医院专家什么的。人们往往用一些单方中药材或偏方治疗,当属不错的治疗。每当这时母亲总是十分慷慨地拿出家藏的红花给她们冲服或赠予,并告知服用方法。邻居们总是带着感激离去,而母亲面带欣慰之色。他不只一次地告诉我们:“他人有难,一定要帮助,不求回报,只为相助。”母亲一生辛劳,助人为乐,享年八十六岁,无疾而终。之后我求学、工作待人接物无不照母亲的教诲行事。直至我成家,有了孩子也把母训灌输给他们——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至今我自己及至我的孩子们都学业有成,生活充实,和周围同事们和谐相处,无不得益于祖辈们的教诲和他们的操守、德行。
我中华民族能够生生不息,枝繁叶茂就是我们有五千年的传统美德,这是我们祖国发展壮大的根基。
 
彭启华        
 
热点信息
最新信息
Copyright © 2006-2011 东风公司离退休人员管理处 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分辨率不低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