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老年文学 浏览正文

模糊的父亲(东风公司退休员工 隗金明)

时间:2018年06月05日  浏览:次   打印

十八岁时的一天早上,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忘记了父亲的模样。昨天还清清楚楚的,今天竟全没了!尽管我使劲地追忆,始终无济于事。父亲没有留下照片,也没有留下画像,现在我连关于他相貌的记忆也没有了,我陷入恐慌之

十八岁时的一天早上,我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忘记了父亲的模样。昨天还清清楚楚的,今天竟全没了!尽管我使劲地追忆,始终无济于事。父亲没有留下照片,也没有留下画像,现在我连关于他相貌的记忆也没有了,我陷入恐慌之中。

  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种地人。全家人的生活,就全靠他种植的不到一亩的菜地支撑着。酷暑寒冬,年年月月,他每天起早贪黑,不停地忙碌着,好像从没休息过。他在我眼里最常见的形象是挑担。那时家乡连板车都没有,父亲的运输劳作全靠挑担。去安陆县城卖菜,要挑担;给菜地里浇水灌肥,要挑担;给水缸里上水,要挑担,而且他每担总是装得满满的、沉沉的,生怕轻松了担子。我觉得,父亲矮小的个头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被沉重的担子压狠了。

  一九五四年,一场洪水侵袭了我的家乡,府河的大水翻滚着涌来,我家的宅地全泡在水里面。父亲把我们幼小的姐弟送到地处高坡的禹王庙安顿下来,他自己却冒着被洪水打走的危险回家守着坛坛罐罐,一直到洪水退去。那几个日日夜夜,我在禹王庙吃着救助的油条大饼,看着府河汹涌的洪水,心里却在给菩萨作揖,求菩萨保佑音讯全无的父亲。

  父亲对于我特别疼爱。听宗族老人讲,一九四八年我出生时,父亲每天笑进笑出,乐得不得了。我前面有三个姐姐,到我时方才得个儿子,这对于传统守旧的父亲来说是天大的喜事。过周岁时,父亲办了一百桌流水席,大宴宾客,还摆了一桌子物品,让我“抓财”。我胡乱地抓了一个算盘,又抓了一只笔,大家就说我将来又会算账又会写文章。这时,笃信“抓财”灵验的父亲一脸幸福的笑容,为我自豪不己。

  父亲对我虽然疼爱,却不娇惯,他经常教我要有礼行,要爱劳动。记得我五岁那年,有一次我正在玩耍,在稻场(打谷场)打麦子的父亲对我说:“你帮我打麦子,等货郎来了我给你买饼子吃。”于是,我跑前跑后地给父亲帮忙。虽然我帮忙的成果对父亲来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可货郎来了他还是给我买了大饼。

  父亲身体不好,患有我们那里常见的地方病,一遇到天气不好或劳累过度就犯病。一犯起病来,他就趴在桌子上不停地咳喘,非常痛苦。幼小的我本是无忧无虑的时候,可每当父亲犯病时,我便毫无快乐的心情,一句话也说不出,心里觉得闷闷的,好像自己也在被病痛折磨一样。

  我六岁那年,父亲终因久病不治而壮年早逝。停尸的那天,大人们都去忙着料理后事,叫我守在父亲旁边,莫让猫子爬了父亲。我听说猫子爬了死人会产生磁场,能叫死人短暂复生,这是不吉利也是很可怕的事情。可我当时并不在乎这些,只知道猫子爬了能活人,便一直默默地喊着:“猫子快来,猫子快来!”可猫子到底也没有出现,父亲到底还是永久地离开了我。

  父亲的早逝,除了他自身的疾病以外,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母亲的早逝。听老人们多次对我念叨,母亲是一个“灵行”、勤快的人。我至今不知道“灵行”二字是不是这样写,也不知道如何准确诠释“灵行”二字,只知道“灵行”是我家乡对女人最好的赞美。有这样一位好母亲包揽家务事,分担父亲的忧愁,体贴父亲的病体,父亲绝不会走得那样早。令人痛惜的是,我两岁时母亲就因病故去,留下孤苦的父亲,又当爹又当妈,也就加速了他的生命旅程。

  六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我自己也进入了古稀之年,不仅彻底忘记了父亲的模样,就连儿时对父亲的记忆也渐渐模糊了。不过,父亲留下的勤劳、善良、朴实的家风是永远清晰的,留给我的爱是永远清晰的!


 
热点信息
最新信息
Copyright © 2006-2011 东风公司离退休人员管理处 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分辨率不低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