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老年文学 浏览正文

园中小记(六章)

时间:2018年06月25日  浏览:次   打印

喜鹊与它的窝夏日的一天傍晚,我在养老社区园中行走,当快要走到那荷花正开的人工水塘边时,一只喜鹊嘎嘎嘎的鸣叫声从树上传来。我抬头一望,那喜鹊正飞离那棵高大的树,树冠的高枝上有一个挺大的喜鹊窝。我立刻意识

喜鹊与它的窝
 
夏日的一天傍晚,我在养老社区园中行走,当快要走到那荷花正开的人工水塘边时,一只喜鹊嘎嘎嘎的鸣叫声从树上传来。我抬头一望,那喜鹊正飞离那棵高大的树,树冠的高枝上有一个挺大的喜鹊窝。我立刻意识到,那喜鹊急切的叫声,是对我的到来产生的惊恐,它是怕我爬到树上去破坏它的窝。可是,当它看到我并没有上树时,便不再鸣叫了。那棵树很是粗壮,生长了浓密的掌形的大叶子,枝上结了些类似荔枝的果实。我估计这肯定不是荔枝树,但又不知它究竟叫什么名字。后来一位老者告诉我,那是一棵法国梧桐。
 
社区园中还有一种灰喜鹊,每天看见它们在园中飞来飞去,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从那棵树飞到另一棵树,有时还看见它们在楼墙或楼顶停留。它们嘈杂的叫声,有时会把人们从睡梦中吵醒。它们的窝究竟在哪里,我一直没有弄清楚。
 
 
黄大姐教我认花草树木
 
一天上午,到园中行走,遇见了正在散步的同桌吃饭的黄大姐。我陪伴她继续前行,她能说出不少随时遇见的花草树木的名称,还知道什么花草树木可以入药治病。她说她出身于湖南农村,许多有关花草树木的知识都是小时候向大人们学的。
 
在离湖较远的地方,碰见两棵杨梅树,一棵已经结了如繁星般红艳艳的杨梅果,另一棵却不见一棵杨梅果。黄大姐告诉我,杨梅树分公和母,母性的树才能开花结果。
 
走过湖边时,看到较高花木间的一小片地上,生长了不少尖刀状的长叶,有的直挺挺向着上方,有的呈弯曲状。她说这叫蝴蝶花,因它的形状像蝴蝶,现在花还没有开呢。
 
在回程主干道上,黄大姐辨别出生长茂盛的路边草地里有一种匍匐在地已经半干枯的草叫马鞭草。我细观这草,真像戏台上策马鞭的样子。
 
此垂柳不是彼垂柳
 
无论在乡下,还是在城里,垂柳是常见的一种普通的树木。
养老社区园中的垂柳很是不少,每当从它身边走过,我总是很自然地把它与柔美一词联系起来,还会想到燕子柳边飞的美丽画面,乃至会想起“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那一浪漫主义的词句。
 
社区园中还有另一种树,树的顶部长着小叶子的密密枝条很规则地往四下里弯曲下垂围成伞状树冠,如果用一块合适的布把树冠罩起来,就可变成一顶地地道道的伞。当看见一棵树的树干上挂着的名牌上印着“垂柳”两字时,我怀疑是否印错了名字。后来问一位花木工人老师傅,他的回答也是“垂柳”。两种垂柳的样子,差别如此之大,真使人无法索解。莫不是因为花木的种类太多,连起名都难以避免重复,而把两种树都起了“垂柳”之名吗?
 
铺地栀子
 
许多年来,经常听到或看到媒体的报道或文章里引用“送人玫瑰,手留余香”的话。我以为,若把这句话作为新成语收入成语词典,一定会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
 
住进养老社区,到了春末夏初之际,在餐厅里用餐或在园区散步之时,常见送栀子花者。这种花放出的馨香,比玫瑰花的香气更为浓郁,用香气扑鼻来形容一点儿也不过分。
 
那天晚饭后,我到园区主干道人行道上散步,经过社区办公楼时,一阵带着栀子花香的风忽然袭来,使人感到如入栀子园中。我往楼前看去,楼的右前方果然有一小片栀子花地,栀子花的香气无疑就是从那里放散出来的。过去我在别处见到的栀子都是单独挺立,此处的栀子都是无数矮矮的棵子交织成一片,乍一看就如铺在地上似的,姑且就叫它们铺地栀子吧。
 
红叶李
 
在养老社区园中,有一种生了紫红小叶子,叫做红叶李的树木。它们犹如人的个子有大小,有的高些,有的矮些。
 
初夏时节,红叶李的枝头挂了无数如巨峰葡萄那样大小的深红色李子。在我的河北老家丰润,在我上中学的天津芦台,在我学过徒的济南,在我工作过的长春和十堰,在我旅游过的一些地方,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树,也没有听说过它的名字。尽管它们长得并不美,却因为给我以新鲜感而吸引我。
 
在社区办公楼前,有一棵很显眼的高大的红叶李,结的李子特别多,把枝条都压弯了。有不少的李子,大概是因为过于成熟了,急急忙忙脱离枝头,落到了地上。我多次从那里走过,很想捡拾几个李子而没有伸手去捡,其原因,一是怕违反了社区不得随便摘食果子的规矩,二是不知道这种果子有无毒性,可否入口。
那天在餐厅吃午饭的时候,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手捧着几颗红叶李子,叫大家饭后到外面去领李子。我吃完午饭到前厅服务台前,并没有见到有发李子的。是否李子已经发完了呢?
我至今不知红叶李子是什么味道。
 
美的迷你园
 
走进养老社区的园区,就是走进了美的迷你园,美的图画和美的声音不时向你袭来。
 
那矮墙上如水流泻下来的迎春花的枝条,金黄色的小花儿们早就被冲走了,厚厚的绿色瀑布仍在哗哗地流泻着。
 
早春开放的一丛丛木本绣球,总使你感到那花是白雪做的,一阵暖风和几缕阳光就能把它们溶化。
 
初夏,合欢树们好像有个约定似的,争相绽开一树一树的花。无数粉红的绒毛组成的花朵有一种独特的美,它们纷纷从枝头落到地面,落了一层又一层,那是合欢树献给大地的爱和忠诚。
 
园区的松树和柏树,这里一群,那里数棵,不知有几多。它们让我想起毛泽东《八连颂》一诗中“上参天,傲霜雪”的句子。
人造湖里的四只大白鹅,每日以自编的曲子唱着抒情的歌儿。凡是跟着大人来到湖边的孩子,看见大白鹅,都要背诵一遍初唐诗人骆宾王七岁时作的那首《咏鹅》小诗:
 
鹅,鹅,鹅,
曲项向天歌,
白毛浮绿水,
红掌拨清波。
 
孩子们的朗诵,给园区增添了难得的活气。从他们身边走过的老人,无不露出欣慰的笑容。
 
包世兴
 
 
热点信息
最新信息
Copyright © 2006-2011 东风公司离退休人员管理处 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分辨率不低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