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老年文学 浏览正文

激情岁月

时间:2018年07月05日  浏览:次   打印

转瞬之间,从生龙活虎般的青年小伙变成了八十多的老人。许多往事,浮现眼前。 时光回到一九五九年九月一日。这一天,我背着行囊,拿着吉林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到校报道。由于当时报自愿时只报学校不填系名,由校方

     转瞬之间,从生龙活虎般的青年小伙变成了八十多的老人。许多往事,浮现眼前。
   时光回到一九五九年九月一日。这一天,我背着行囊,拿着吉林工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到校报道。由于当时报自愿时只报学校不填系名,由校方根据考生各科成绩统一分配。学科平均分数八十六分的我被分配到,学习科目最多的机械系铸造专业。而未能满足自己理想的专业,汽车、拖拉机系。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年终基础课全校统考中,我们机械系铸造两个班,基础课成绩名列全校第一、也多少是个安慰。一九六零年是建国以来,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在校生的口粮由45斤/月减到27斤/月,在内有大跃进大炼钢铁虚跨风,外有苏联逼债的艰苦条件下,我们忍饥受饿以优秀成绩完成了学业,被分配到光械学院铸造工厂。然而还未报到又转分到一汽工厂设计处,(后来得悉是因分配到一汽工厂设计处的五名同学,成绩差被退回而转换的我们,轰动全校。)一九六四年九月一日我们背负着全校师生的重托到工厂设计处报到,陈祖涛处长给我们介绍了工厂设计处情况后,被分到铸机科工作。第三天分配到一汽铸造厂实习。先后在可段造型4.5.6线、清理、砂芯、熔化、进行劳动实习。在长桥线实习时(4线)初次结识了刚实习完了到铸造厂技术科搞军桥产品质量攻关的成时举同志,我们一起记录军桥产品的质量攻关过程,结下一世情谊。一九六五年九月一日实习完回处报到。十月三日二汽铸造筹建组成立。
   十月五日,房国成、张印槐、王震、李风国和我到筹建组报到。当时组里领导是邱顺太(后来三厂分家分到20厂)在既无产品又无规模的情况下,如何搞工厂设计,我们只有进一步对现有一汽铸造厂进行更多的了解,第二汽车厂的建设从一九五八年开始筹建到下马。为什么还要建二汽,二汽兴建背景:
   建设二汽是适应时代要求。1964/1965年国际形势严峻。新中国成立,美国视我为敌国。朝鲜战争后,美国第七舰队一直在我国沿岸大海里游戈。当法国侵犯越南失败撤军后,美国竞无端出兵侵占越南,从南方进一步扩大对华包围圈。此时前苏联与我国因政治分岐,国家关系全面恶化。1960~1964年甚至出现多次边境冲突。党中央迫于形势,决定:“备战、备荒、为人民”。设想抗日战争时,中国半壁江山沦陷,为应付最坏局面,需进行大、小三线建设。为此,东北和沿海大厂都参与西部大三线建设。
   当时我国有实力的汽车工厂只有五个,长春汽车厂产能解放牌4T卡车4万辆/年,南京汽车厂跃进2.5T ,1000辆/年预计66年达产5000辆,北京汽车厂吉普和130轻型车,上海汽车厂三轮汽车转产上海牌轿车百辆/年,济南汽车厂8T黄河车几百辆/年。以上五厂全部在沿海地区(日本侵略过的地区)。
   一机部因此打报告,在三线先建年产重型军车1050辆的大型汽车厂,再在第三个五年计划期间建设产能1—8T各种载重车的中型汽车生产基地。即二汽,其设计规模为年产10万辆得到批准。
   二汽筹建落到了汽车界最受重望的原一汽厂长饒斌同志肩上。1964年末,1965年初饶斌同志和原南汽车厂长齐抗同志及日占东北时期中共地下党员,原一汽铸造厂主要领导李子政同志最先到位。并吸收原一汽3名技术骨干,谢渊、王敬仪和毛致强同志为工作人员,组成了几乎一无所有,被称为“皮包公司”的二汽筹备组雏形。饶斌同志等人奉命凭空筹建这样一个大厂,任务真是无比艰巨。
   当时汽车行业并无新产品技术储备,又不甘心照抄苏联设计的一汽解放牌,事实上曾任一汽领导多年的饒斌同志与孟少农同志都深不满意,苏联汽车行业汽车厂分工生产一个吨级汽车的格局。而期望一个厂能生产有小到大的多品种系列车型。二汽产品毫无着落外,还要去三线基础设施空缺的贫困大山区落地生根,那是根本不存在一个稍有物质雏形可以利用作为二汽的落脚点。
   何况当时新中国,尚处在国际封锁之下,已不可能再像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那样得到前苏联外援(当然,当时也是有偿的,所有进口硬件实物和图纸,技术文件专家来华和中方职工培训费都要记账并以农、副、矿产品出口来支付)所以二汽建厂要比一汽更困难。二汽要变戏法,从“无”生出“有”要变出领导们所设想的那样一个尽可能先进的工厂。能生产出世界一流的系列汽车产品,谈何容易。
   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几代人的百折不挠努力奋斗,二汽人用实践证明了它成功地从“无”到“有”,现已成长为全系列商用车、乘用车和其他产品的先进大厂,一个世界上驰名的“东风”。
   在二汽工作的33年中,66年初我参加了二汽厂址湖北鄂西北厂区的厂址选址工作。一九六七年,参加了20YV8汽缸体的试制,并交付了五台试验车的汽缸体供货。
   一九六九年底铸造筹建组铸二厂组带着全厂设计蓝图和家属准备工厂开工(当时因珍宝岛中苏之战,东北局势紧张要求进来人员把家属迁来,我们厂安排在太平店一带农家)文化革命期间,由于工作忙我们很少参加运动。70年基地的设计革命,对我们的震动很大。我们在长春搞好的工厂设计图纸成了“修正主义”设计。因为一汽是苏修包建的是修正主义的产物。二汽是一汽包建的,因此设计图纸是修正主义产物,必须推翻。在革命力量感着下,我们设计人员顶着压力,将一车间不变,二、三车间合并,四车间一条线加试制;取消了铸钢车间、机模与木模分建,改厂房屋架为轻钢结构(原为重钢结构)。所有料库为无顶结构。适应了中南建筑设计院造反派的要求,使铸造二厂厂房施工能提前动工兴建。然而以后的事实证明对铸造工厂而言,干打垒是行不通的,厂房的轻钢屋架也行不通,仓库的顶还是要盖起来,铸钢车间还是要补建起来。看来真理的检验标准不是人能改变的。
   有幸活着这个时代,亲身参加中国的伟大复兴的建设,无比自豪!现在经常还在睡梦中浮现那激情岁月的片段,此生无悔!
               
铸造二厂离退休人员管理科
                   韩焕武
                 2018.6.12
 
 
热点信息
最新信息
Copyright © 2006-2011 东风公司离退休人员管理处 版权所有. 建议浏览分辨率不低于1024*768